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公告 >

深龙岗街道向企业指派厂长 由当地失业者担任

2022-05-13 12:40   编辑:admin   人气: 次   评论(

  按照文件规定,今后龙岗街道所有有牌照的生产加工企业都将由政府派驻一名本地人担任厂长。

  目前,深圳市龙岗街道办正在全街道推广一项“工程”:全力向全街道所有有牌照生产加工企业派驻厂长,以便加强监督、管理。在该制度中,“派驻厂长”工资由企业承担,经居委会推荐由当地户籍失业人员担任;“派驻厂长”虽不是公务员,但要“对政府负责”。该制度日前以街道办公室文件形式,已发往给了各社区、街属有关单位,要求认真贯彻实施。目前在一些企业,“派驻厂长”被称为“行政厂长”或“空降厂长”。据悉,该制度在关外长期是一些社区的潜规则,此次龙岗街道办首次用形式将其浮出水面,在各企业和社区间引起了广泛关注。

  11月7日,深圳市龙岗区龙岗街道办南联邱屋工业区。小杨在这里开的一间手袋厂盈利不错,但他却有些心事重重,因为他的工厂是一家无牌无证的“黑厂”。“不敢挂牌,因为最近有一个下派厂长的规定,不论我招收几个工人,都必须要接受一个政府指派的本地人进厂当厂长,我要给他发工资把他养起来。”

  小杨提到的“本地厂长”,在龙岗街道办此次下发的文件中被称“派驻厂长”。该街道一些企业已经拿到了这份文件,而更多企业也间接获悉了政府即将开展的这项举措。

  该街道一个企业的老板向记者提供了这份事关“派驻厂长”的文件,该文件为龙岗区龙岗街道办的一份办公室文件。文件号为:“龙街办【2005】30号”,标题为“关于印发《龙岗街道全面推行向辖区企业派驻厂长工作方案》的通知”。

  该文件对推广“派驻厂长”制度做了详细说明:制度是由龙岗街道党工委、办事处决定,并力争向龙岗街道辖区内所有生产加工类企业派驻厂长。推广原因则解释为“营造良好的劳资关系”,以及“促进辖区户籍失业人员就业”。

  从文件可以看到,向企业“派驻厂长”的做法并非如今才有,而是要在“现有的对‘三资’、‘三来一补’企业实行派驻厂长的基础上,改进向企业派驻厂长的方式方法,从而实现向全街道所有生产加工类企业派驻厂长。”这份文件还特意强调,这些企业包括民营和私营企业。

  此外,街道办在推进此计划也是花了大力气的。在特意成立的领导小组名单中,街道党工委委员、武装部部长曾建明担任组长,街道办副主任、工商所、劳动管理站、民营办以及辖区9个社区的一把手都担任小组的成员。

  文件对“派驻厂长”的企业范围也有明确规定:全街道有牌有照的生产加工类企业。不论企业性质、企业规模、员工人数,只要持牌经营,厂址在本街道都属于派驻厂长的范围。

  文件还明确规定,派驻厂长的管理办法、工作制度等都不由企业来制定,而是由“经科办负责建立健全”。在对厂长监控管理上,则实行厂长报告制度,即派驻厂长每周参加社区举办的派驻厂长会议,汇报一周工作情况,反映企业在安全生产、劳资关系、计生等方面的情况,接受社区的工作指导。

  此外,文件详细列出了该“工程”的时间表:10月份开始在全街道全面推广。据介绍,全街道所有生产加工类企业,只要持牌经营、而且厂址在本街道内,都属于派驻厂长的范围。10月底前:各社区将核准的厂长岗位以现场招聘的方式,组织厂方与辖区失业人员面对面洽谈,实行公开招聘。

  最后该文件补充说:“向企业派驻厂长既能加强社区对企业的管理力度,又能切实解决户籍失业人员的就业问题,各社区必须予以高度重视。”,并且要“加强与企业的沟通与落实,做好充分的解释工作,努力取得企业的理解与支持”。文件还要求各社区领导“不准搞亲疏照顾,不准徇私舞弊”。

  龙岗街道办街道办党工委委员、武装部部长曾建明担任下派厂长政策的工作组组长。他告诉记者:“尽管目前有部分个体企业主不是很配合,但是给企业派驻本地人厂长的计划,肯定势在必行!”他表示,这份文件已经下发,而且也送交龙岗区政府。据了解,目前该计划已经完成了试点工作,发这份文件主要是要面向全街道推广。

  据了解,龙岗街道办出台《龙岗街道全面推行向辖区企业派驻厂长工作方案》,主要就是希望能解决以往企业与政府缺乏联系沟通的问题。这些下派到企业的厂长主要负责向企业老板贯彻国家政策、法规和劳动法,以及帮助企业缴纳税金、厂地租金等工作。

  “全街道有1400多家各类型企业,以往政府出台的新政策和一些新信息,总会有一些企业传达不到,更不用说企业贯彻政府精神了。”言谈中曾建明也有颇多无奈。

  更重要的是,由于龙岗街道存在着大量的小型私人企业,这些作坊式企业发生老板逃逸或者生产违法物品的可能性较大,“以前老板一跑,欠薪工人们就堵到马路上,这些善后事宜往往都落到了政府头上。”曾建明说,去年龙岗街道办为逃跑企业做善后工作,财政支出有500多万元,今年有200多万元。如果今后每个企业都有本地厂长,这些厂长就会成为政府的信息员,企业出现不正常行为时,政府就能获得更多的预警时间,可以防患于未然。

  南约社区是龙岗街道开展派驻厂长最好的一个社区,南约股份合作公司黄经理说,目前社区有107家企业,已经有109名本地人在各个企业内担任各种管理工作。“这些厂长肯定要对我们政府负责,而我们也会监督他们的工作状况。”南约社区一名负责人表示,南约股份合作公司出台了一个规定:企业无权将工资直接发给那些进厂的本地人管理人员,这些钱必须先全部上交到南约股份合作公司,然后再由南约股份合作公司发放。

  对于考核本地管理人员的业绩,股份公司又特意出台了一份《厂长岗位目标责任制》,这份责任书上清楚地写道:包庇厂商从事走私或其他非法经营活动,作解雇并扣发全年奖金;厂商逃逸厂长未及时报告,使股份公司造成损失者,作解雇并扣发全年奖金。

  除开南约社区外,目前龙岗街道办“派驻厂长”领导小组也在积极地设立类似的管理办法,而这些措施,也都是为了让本土厂长更有效地为政府服务。

  据参与该项方案制定的龙岗街道官员称,所有驻厂厂长都将由龙岗街道的户籍人士担任,因为本地人好管理,会向政府汇报真实的企业情况,不容易被企业老板控制住,“当然,解决本地人士的失业问题,也是我们仅选拔本地户籍人士担任厂长的原因之一。”曾建明坦言。

  “一些本地人,眼高手低,学历不高,政府安排他们去流水线工作,他们都不愿意去!”龙岗街道办一名官员表示,1998年时,政府为了鼓励本地人去工厂上班,曾经专门出台一项补贴政策,只要本地人去工厂上班,月薪低于1000元的,政府将出资补贴缺口。但当时本地的失业人士对该项计划反应非常冷淡。“一是面子放不下,二是嫌薪水太低。”这名官员分析说。

  但是当政府出台本地人进厂当厂长的政策后,本地失业人员反应一下就热烈起来。据了解,龙岗街道办此前在“派驻厂长计划”试点社区--南联社区搞了一场现场招聘会,当时就吸引了200多名本地人去报名。

  据了解,目前龙岗街道凡有本地人去工厂当厂长,一般月薪都在1800元左右,而且负责的工作也就是报户口、跟政府打交道等相对“轻松自由”的活,“厂长”的名号也比较好听。就在这份文件出台的同时,龙岗街道各个社区已经开始向企业派驻本地人厂长。

  对于龙岗街道办推广的“派驻企业”制度,连日来记者数次前往龙岗街道办多个工业区调查,记者发现各家企业对该政策都有了解,而这些企业的老板对于该政策,也非常明确地分裂成两个阵营:赞成者和抵制者的态度都非常坚决。

  在深投资已有10多年历史的瑞记手袋厂,是南联社区一家明星企业,这家工厂目前共分配有3名本地人管理人员,其中梁女士担任行政厂长的职务。主要负责企业与政府各部门的各类“外交事务”,而在企业内,还有一名老板亲自委任的“生产厂长”,主管工厂的生产情况。

  11月7日上午记者应约来到该厂时,梁女士正跟着生产厂长拜会南联社区居委会的领导。因为小梁是本地人,与当地居委会等管理部门沟通顺畅,中午前两位厂长便办完公务返回到了工厂。

  “我可离不开这位行政厂长,政府不给我们派,我们自己也要招聘一个本地人坐这个位子。”生产厂长陈贤在先生介绍说,企业上户口、报税等等工厂外面的大小公务,行政厂长全部能够解决,这样他就能够抽身出来,在厂内专心搞生产。

  陈厂长介绍,他们工厂是一个港资企业,上世纪80年代刚来深圳时工厂建在福田区,当时特区内没有派驻“本地厂长”的做法,1999年工厂迁到龙岗街道时,时任的村委书记就表示,该厂必须要解决3个本地人的工作问题,否则南联村就不欢迎瑞记手袋厂。因此,当年该厂就招聘了3名本地户籍人士,并安排他们从事管理工作,其中梁女士便为“行政厂长”。

  陈厂长介绍说,梁女士和他享受同样的待遇:有自己独立的办公室,都属香港老板领导等。“员工的工资我来发,而我和行政厂长的工资则都由我们香港老板来发。”陈厂长笑着说,梁女士和他的待遇都是一样的。

  该厂随后也安排了梁女士接受记者采访。梁女士作为“行政厂长”,主要职责是跟政府沟通,帮助工厂与政府各职能部门牵线搭桥。她嫁到了该社区后,1999年被村里领导分配到该厂。

  梁女士介绍说,当年领导安排她们3个人进厂,也是根据个人的能力、学历不同给予不同的职位。梁女士因为是高中毕业,经过当时村委的评审,才被安排担任行政厂长的高位,而其他两名本地人则是做财会和文员。

  陈厂长表示,南联社区许多工厂都被安排了本地管理人员,这是“有深圳特色”的举措。“可以解决当地的就业问题,南联社区有几百间工厂,如果每间厂派一个本地人,就可以解决几百个就业问题。“陈厂长说,作为企业,他认为帮忙解决几个本地人的工作问题也“无可厚非”,因为工厂占用了他们的土地。

  而与此同时,记者在龙岗街道南联、南约社区等社区的工业区内调查发现,一些工厂负责人对于“派驻厂长”制度也颇有微词,尽管这些企业内已经被安插有本地人厂长。有企业甚至把“派驻厂长”称为“空降厂长”,认为这是政府摊派来的厂长,不接受不行。“如果不让本地人来当厂长,我的工厂就开不进来,我们也只有来养活这些本地人。”

  南联社区内一家鞋厂的负责人黄董事长介绍说,他的工厂有三四名本地人做管理工作,其中一人就是担任行政厂长,“说实话,我内心一百个不乐意,但是为了把工厂开进南联,他只好忍着这口气。”

  黄董事长分析说,这种“派驻厂长”制度有若干不合理的地方,因为现在各地都在搞政企分离,逐步完善健全市场经济。如果企业需要本地人做厂长,企业完全可以从人才市场择优聘请,不用政府硬性指派。

  “一个连我工厂都不知道是干什么的人,他怎么能一进来就坐到‘行政经理’的高位?这在其他地方都是不可想象的。”黄董事长愤愤地说,但他还不敢随便解雇本地派驻人员,担心因此得罪了当地居委会等部门。

  黄董事介绍说,一人按照规定为派驻厂长,其他人则都在工厂管理层,没有一个人安排进车间工作。“当地人不喜欢进车间,他们认为车间比较累,辛苦又没有面子。”黄董事长说,即便开始当地居委会最初有想让本地人进工厂学习一些管理经验的想法,但这些“派驻厂长”总是浮在表面,不喜欢到工厂一线,最后通常什么也学不到,连工厂的运作都不懂做。

  记者在调查中还发现,在一些企业中,“派驻厂长”基本处于管理真空状态,“有时候来一天到办公室待一下,有的时候一天也看不到人。”一些工厂工人评价说,“他们的生活很滋润的,不用干活,拿钱却比我多一倍。”当记者问他们是否会心有不服时,这名工人苦笑留下了一句话:“谁叫我们不是本地人!”

  一家企业的负责人表示:“他们都喜欢自由一些的工作,我也不想让他们介入我们工厂的管理,一般每个月开1000多元工资,就当是工厂多掏了一些厂房租金。我们不能因为这点事情和当地搞不好关系。”一些工厂负责人介绍,有的派驻厂长则根本不上班,就是“骑着摩托每个月到工厂领工资”。

  众多企业主在反映看法的同时均有一种感觉:觉得在身边忽隐忽现的派驻厂长,仿佛是政府管理部门、当地社区安插到企业的一个耳目,好像给企业安排了一个“间谍”。“给他开工资我也不会让‘本地厂长’接触工厂的核心的生产管理。”一位企业的负责人把这种顾虑坦率地讲了出来。

  也有企业主对此事噤若寒蝉,不敢发表看法,仅表示其实一个派驻厂长一年也就几万块工资,也算企业办厂的成本。但是如果与各政府管理部门以及当地社区把关系搞坏了,那么花多少钱也挽不回来了。而另外一种极端情况更令不少企业担心。据反映,在极个别企业中,派驻“本地厂长”和“生产厂长”关系恶化,“本地厂长”通过其了解的工厂一些内部情况,经常联系一些政府职能部门,不断来骚扰自己任职的企业。

  政策初衷 1.本地厂长可成为政府信息员,如果企业出现不正常行为,比如欠薪等,可提出预警

  1.本地人做“厂长”,可以帮助工厂与政府各职能部门牵线.企业上户口、报税等厂外大小公务,“本地厂长”能够解决

  2.“连工厂都不知道是干什么的人,怎能一进来就坐到‘行政经理’的高位?”而且有些人只领工资不上班

  3.派驻厂长,仿佛是当地社区安插到企业的一个耳目,好像给企业安排了一个“间谍”市妇联建立与港澳台侨姐妹线上交流分享在北京用这个比团购还省的京城潮玩卡 超划算

  • 最热文章